<sub id="wfziy"></sub>

<strike id="wfziy"><i id="wfziy"></i></strike>
  • 新聞專題 > 綜合類 > 正文

    鄉村文化游,何以最高青?

    2024-01-22 10:26 來源:大眾新聞客戶端
    分享到:

    對于鄉村文化旅游,很多人會感到困惑:鄉村“游”什么?鄉村有什么?

    1月18日,2024春節山東鄉村文化旅游節在淄博市高青縣啟動,記者在該縣沉浸式鄉村采訪中體驗民俗文化、探尋古村冬韻、感受新農村變化,發現鄉村文化旅游資源的豐富程度遠超預期,堪稱“寶藏旅游”。

    此次啟動儀式,算得上是高青鄉村文化旅游的一次厚積薄發。不少人在來高青之前,都會不約而同地說起那句“萬里黃河最高青”的城市宣傳語。這句宣傳語之所以入了很多人的腦,是因為高青在濟南遙墻機場、濱博高速、濱萊高速等顯要位置加以投放。如今,隨著山東鄉村文化旅游節在高青啟動,“萬里黃河最高青”在入了更多人的心的同時,也會忍不住想要套用一下這句話:鄉村文化“最”高青。

    高青鄉村文化“最”在哪?

    “最”在悠久的黃河文化

    依托黃河流域地理優勢,山東文化起源早,是中華民族古代早期文明最重要的發源地之一;誕生在這里的孔子作為儒家學說創立者、東方文明重要代表,深刻影響著人類文明發展;山東文化融合了齊、魯、莒等地域文化,孕育了儒家、道家、墨家、法家、兵家、農家等眾多文化流派,素有“諸子百家半山東”之說。

    地處黃河三角洲地區的高青縣,坐落在北緯37度黃金緯度線上。黃河在高青過境47公里,與城市共生共榮,造就了這座城市的安瀾祥和。黃河不僅是高青的文化符號,更是萬物繁衍生息的源泉,這里以兼容并蓄的胸懷集眾家文化之所長,形成了厚重深邃且獨具特色的當地文化。

    山東鄉村文化旅游節啟動儀式現場,奔騰不息的黃河,巍然屹立的黃河樓,熙熙攘攘的黃河大集,年味十足的黃河樓廣場,以及那句隨處可見的“萬里黃河最高青”等,似乎時時刻刻都在提醒著現場的每一個人,高青乃至整個山東,即將到來的春節,注定是一個“河”味十足的“黃河年”。這場備受關注的啟動儀式之所以放在高青,也恰恰是因為高青是山東25個沿黃縣市區中,黃河文化展現得最為充分的那一個。

    作為沿黃城市的專屬IP,黃河文化有著渾厚的生命力,以及無窮的等待發掘的時代價值潛力。以此為契機,高青縣先后建成黃河樓博物館、大地黃河情博物館等13家博物館,博物館數量、館藏、社會影響力走在了省市前列;成立黃河文化研究會,推出《淄博黃河文化研究》《大河齊風》2個刊物,開展系列歷史文化專題講座,在黃河流域形成了獨特的影響力和引導力;先后創作、推出了《高青之戀》《安瀾灣》《你從黃河來》等一批文藝精品。

    近年來,高青縣還打造了系列節慶品牌,黃河文化旅游季上升為省級節會,成為在省內外具有重大影響的活動,每年持續舉辦露營節、音樂節、黑牛節、龍蝦節、美食節等系列活動,實現月月有活動、季季有亮點、全年都精彩的黃河文旅盛事。

    作為淄博唯一的沿黃縣,高青在融入黃河重大國家戰略的過程中,也讓城市歷史文化有了更多具象化的機遇;去年,山東省又圍繞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打造“四廊一線一條帶”,即沿黃河、沿大運河、沿齊長城、沿黃渤海文化體驗廊道,沿膠濟鐵路文化體驗線和紅色文化示范帶,將鄉鎮村落的民間文化與文化片區融通;今年,淄博市幫助高青爭取來了2024春節山東鄉村文化旅游節啟動儀式……在時代的眷顧及自身的努力下,高青得以在黃河岸邊以“集大成”的形式亮出了自己的“鄉村文化菜單”,展現了被人文浸潤的鄉村的同時,也悄然以旅游經濟“活化”了鄉村文化。

    “最”在一個個鄉村名稱牌匾

    放眼淄博甚至山東,高青不算高,魯北大平原地勢平坦,像極了高青人乃至山東人樸實憨厚的性格;高青非常青,綠野青田,河、湖、泉、井星羅棋布,濕地公園葦叢茂密,蘊藏著勃勃生機。

    勃勃生機的表象下,是這片土地上歷史悠久的文脈傳承:這里被九曲黃河塑造了自強不息的民族文化;這里是曾是姜太公首封之地,酒祖儀狄、義士田橫故里,早齊文化發祥地,也曾是千乘郡、千乘縣、千乘國;孔子在此賦《狄水歌》,倪寬在此傳《尚書》……滄桑變幻中形成了“黃河、千乘、太公、田橫、尚書”等厚重而又璀璨的歷史文化體系。

    這些歷史文化體系并不是虛無縹緲的,而是具象在高青一個個鄉村名稱的牌匾里。每一個鄉村名稱都蘊含著深厚的歷史文化,擁有一段獨特的故事。這些地名既是地理位置的標識,也是民族文化的記憶和情感的寄托。

    近年來,高青縣實施黃河地名文化“記憶工程”,加強黃河地名文化與美麗鄉村建設、黃河灘區遷建、黃河旅游資源開發深度融合;整合漫修堂、述青藏古館、镕古拓片等文化資源,深入挖掘黃河地名文化元素,彰顯黃河地名文化的時代價值。

    記者梳理發現,在黃河文化的浸潤下,高青繁衍了蓑衣樊、小安定、清河村等百余個享有民俗風情的沿黃村落,演繹了叭蠟廟、白龍灣、泰安老姑等數百個具有高青人文特色的黃河地名故事,形成了文昌閣、扳倒井、袞龍橋等獨具地域特色的文化地標,留下了千乘佳苑·王侯苑囿,千乘之美·美在其水,千乘之湖·魚的樂園·鳥的天堂,以及惠青黃河公路大橋、王字屋中心敬老院等數十張特色地名文化名片。

    地名濃縮歷史,更承載了一方百姓的集體記憶和鄉土情懷。黃河地名,對很多祖祖輩輩生活在黃河岸邊的高青人來說,是無法割舍的鄉愁。正如高青縣政協副主席、民政局局長張立娟所說,“懷古戀舊、不忘鄉愁是人們的一種普遍意識,是文化傳承、歷史延續的心理基礎。在看不到舊址輪廓、古跡風貌的情況下,如何才能記住鄉愁?”在張立娟看來,通過地名的形式保存“村莊記憶”,正是人們抒發鄉愁的極好依托和載體,“作為農業大縣,高青創新發展融合當地特色的‘農產品’地名,為當地地名文化和農產品文化產業雙重賦能?!?/p>

    “最”在非遺“老手藝”

    一門技藝,一種禮儀,一個節慶風俗,一臺地方大戲……所謂非遺,是傳統文化表現形式的精粹,涉及傳統生活的方方面面。它從本地生活中誕生,飽含勞動人民的生活智慧與思想情感,并在歲月中傳承與弘揚。隨著本土文化的發展,非遺這一由傳統生活培育的文化碩果逐漸成為本鄉本土共同的記憶,成為了連結個人與集體、家庭與家鄉的精神紐帶。

    高青縣高城鎮小河西及附近村莊群眾有雕刻作畫的傳統,國畫大師乍啟典就出生、生活在那里。從小心靈手巧的崔傳芳,因中學課文《核舟記》而對核雕產生了濃厚興趣。在過去半個多世紀的時間里,除了干農活,他把所有的時間都搭在了核雕上,如今是淄博市非遺核雕傳承人。

    去年3月鄉村好時節·LET'S購主題年啟動儀式上,崔傳芳的一套核雕茶具賣了7萬元。盡管核雕作品價值不菲,但崔傳芳對這門“老手藝”的傳承還是有些擔憂,“入選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后,政府越來越重視核雕,核雕也漸漸走入大眾的視野中,但群眾對于核雕的了解還不夠,傳承下去不是很容易的事情?!?/p>

    好在,放眼高青,有著非遺“老手藝”的傳承人還有很多,比如在過去百年時間里傳承了四代人的“孔家刀”依然在歷史悠久的青城大集上售賣。最近幾年“山東手造”的全面起勢,讓“孔家刀”第四代傳承人孔令強看到了“小手藝”變為“大產業”的曙光。如今,“孔家刀”作為當地政府的重點推廣對象,已經成為線上線下市場的搶手貨。

    千張肉、炙泥鰍、獅子頭、園林雞……啟動儀式現場的一桌田橫家宴,既是淄博市非遺美食,又體現出山東人的好客之道?!案咔嗫h作為齊魯文化的重要發源地,流傳著一種歷史悠久、制作考究的宴席,那就是田橫家宴。它講究四碟八碗十六個盤,當有客人遠道而來,我們一定會用田橫家宴招待,以表達歡迎之情?!毕嚓P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道。

    文藝傳家,在歲月的輪轉之中,非遺以故土家園和一個個本地家庭為載體傳承與發展。它絕不是僅供展覽的切片標本,而是活的文化——生活習俗、家風禮儀,在傳統生活的循環演替中、在非遺傳人的技藝傳承中,非遺為人們所發揚,作為一方水土的產物給予人們精神寄托。

    “最”在文化創新

    受益于地理環境和文化底蘊的優勢,擁有豐富自然景觀和人文資源的高青鄉村地區,為文化旅游提供了獨具特色的條件。就像此次的鄉村文化旅游節啟動儀式,借助春節這一傳統節日,高青讓廣大群眾在家門口體驗特色民俗文化,引導城鄉居民尋年味、賞民俗、過大年,讓“到鄉村去”成為過年新時尚。如此一來,鄉村特色文化藝術可以作為聯通城鄉的紐帶,推動城鄉雙向奔赴,讓鄉村旅游獲得更持續的發展動力。

    城鄉雙向奔赴的前提,在于彼此新奇體驗的不斷演續。這就意味著,鄉村文化旅游,在文化層面不僅要傳承,還要有所創新。畢竟,鄉村振興的本意,不是簡單地回到鄉村的“過去”,不是要“復古農耕文明”抑或“回歸傳統社會”,而是需要在與時俱進中創新發展。

    “高青縣有15件國家地理標志產品,其中首屈一指的就是高青黑牛?!痹谝黄矐c祥和的氛圍中,高青縣委書記劉學圣在啟動儀式主會場向大家推介起家鄉的高青黑牛,“它們吃的是專門定制的配方飼料,睡的是發酵軟床,聽的是輕音樂,還享受著按摩,28個月的時光成就了一身‘好肉’?!睋W圣介紹,高青黑牛肉擁有國際A3級以上標準的優秀品質,目前全產業鏈產值已超過70億元,在促進農業增收、群眾致富的同時,帶活了鄉村旅游。

    與此同時高青縣長期以來深入挖掘呈現鄉村文化特色,精心策劃精品旅游線路,不僅形成了安瀾灣、天鵝湖國際慢城等景區,還帶火了高青縣沿黃村莊的旅游熱。

    作為沿黃村莊的蓑衣樊村,不僅被列為2023世界旅游聯盟——旅游助力鄉村振興案例榜首,還入選山東省鄉村旅游網紅打卡地。該村北依黃河三面環水,在貧瘠的土地上,不僅建起了3600余平方米的黃河水鄉博物館的,還依托黃河資源打造“詩與遠方”的餐飲和民宿,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從10年前不足0.2萬元到如今已突破3.5萬元,村集體收入由幾近為“0”,到現在的超過百萬元。一個省級貧困村,就此實現華麗轉身,成為全國鄉村文化旅游的一個IP。

    順著黃河大堤而下,見到黃河樓,那白茫茫的一片就是“黃河雪鄉”,園區占地5萬余平方米,設置了滑雪道、雪地摩托、雪地自行車等多個雪上項目,可容納游客3000余人。今年元旦剛開放,“黃河雪鄉”就迎來客流小高峰,吸引周邊市縣眾多年輕游客紛紛“赴高新體驗”,實現了萬人入園戲雪盛況。

    “從元旦過后,園區正陸續布置燈光秀等夜游項目,一直持續到正月十五?!薄包S河雪鄉”負責人涂小剛介紹,“在黃河邊漫步雪景,別具一番風味,這是前所未有的冬日體驗?!?/p>

    源遠流長的農耕文明孕育了山東豐富多彩的民俗文化,這些獨具地方特色的民俗在春節前后尤為能夠集中展現。此次山東鄉村文化旅游節啟動儀式只是開端,以民俗文化展示體驗為重點,圍繞臘八、小年、除夕、正月十五、二月二等主要節點,組織春節民俗文化展演展示。

    通過鄉村文化旅游節,游客可以親身感受到濟南鼓子秧歌的熱烈、泰安泰山廟會的傳承、菏澤國風漢服的風韻、東營威風鑼鼓的雄壯、淄博鐵花飛濺的絢麗等重頭戲,讓更多的人認識山東、了解山東、愛上山東。

    (大眾新聞客戶端 馬景陽 王繼洋)

    我要爆料 免責聲明
    分享到:
    ? 青島新聞網版權所有 青島新聞網簡介法律顧問維權指引會員注冊營銷服務郵箱
    91啪国自产在线女神国语,91嫖妓会所精品,91普通话国产对白在线,91强奸美女视频,91青春娱乐极品视觉盛宴